欢迎访问深圳巴士集团官网!

0755-83161116

在线招商 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企业风采最美公交人 > “跑了13年春运也还要跑到老”

字号:   

“跑了13年春运也还要跑到老”

浏览次数: 日期:2016年1月13日 15:25

初六中午,骄阳似火。在火车西站巴士场站,笔者亲眼目睹了春运返潮的盛况。原本最佳载客70人的巴士方将开门,人流一窝蜂地倾涌而入,瞬间,车内挤进上百人。由于场站通宵作业,除了两名场站管理员,书记唐植林和班长徐冰也手执“大声公”加入到维持秩序的队伍中。春运最具有代表的“老牛”驾驶员刘少炎说,“现在的客流量还不算壮观。真正的春运高峰期从初七开始,至少持续12天甚至更久。火车一进站,场站的巴士就要倾巢出动。到了晚上,西站这里人山人海,我们的巴士只能停到中山园的车间去……”

——题记

 

服从是我的天职

2002年6月,刘少炎从湘潭来到深圳,加入了深圳巴士集团,儿子则在老家呱呱坠地。2003年春节,刘少炎没有回家,而是坚守在司机岗位上,为迎送返乡过年的市民奉献自己的力量。儿子会说话后,长途电话里说的最多的一句就是“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呀?”刘少炎总想多陪陪孩子,可一想到西站乌泱泱的乘客也有父母儿女需要赶回去陪伴,他只能对自己的家人一再说抱歉。直到去年下半年,刘少炎将儿子接到深圳读书,父子俩才吃上了团圆饭。今年春节,刘少炎回老家呆了4天,说好利用10天春假好好陪陪家人,但听说车站人手不足,大年初三,他又匆匆忙忙赶回车队。

13年来,刘少炎一直是西站车队的春运主力军。白班通常工作12小时,每天跑3趟,他却时常跑五、六个来回。有一回返车进西站已是夜晚近十点,望着人头攒动的候车站台,刘少炎主动要求,“还有那么多回不了家的人,我再跑一趟吧。”司机作业以单程计数,春运高峰期,刘少炎一个月跑过298单,接近150个来回,即平均每天往返跑5趟。刘少炎自己也说,“跑春运最大的感受就是一个字:累。可是再累也要坚持,因为每天最开心事就是看见场站空无一人——那就说明,大家都已经回到家或者在回家的路上了。”

刘少炎主要负责58路巴士,人手不足时,他便发挥“砖头精神”,哪里需要哪里搬。春运期间,除了跑好自己的路线,刘少炎还支援过234、229等线路。前海车队组建时,刘少炎被调驻前海近一年时间,西站车队需要他,他又回到西站继续任劳任怨地开他的58路。他说,“虽然我没有穿军装,但我也以服从为天职。巴士集团需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车队领导安排我去哪,我就去哪。”

 

总是开“破车”的车痴

和大多数男人一样,刘少炎从小喜欢汽车,但与喜欢名车跑车的人大相径庭的是,刘少炎特别喜欢巴士。看见大巴司机手把方向盘驾驭庞大的车身跑街穿巷,刘少炎觉得格外威风。因此,从交通技校毕业几年后,刘少炎攒钱买了辆大巴实现了少年时的巴士司机梦,威风凛凛地在湘潭跑街穿巷,一跑就是十年。

爱车成痴的刘少炎将巴士当成老婆一样疼惜,旧车到他手里跑上三五个月,俨然脱胎换骨成了“宝马”。懂车又爱车的刘少炎上班前认真查车,收班后精心维护,经他负责的巴士维护可以做到两个二保周期换一次离合器片和刹车皮,他负责的车的燃气可以比别人的少烧20至30个气压,他开的车轮胎使用一年半以上。加入西站车队13年,刘少炎的巴士至今没有抢修记录。

自从队里来了这样一个“变废为宝”的车痴,队长总是把车况不太理想的“破车”交给刘少炎,经由他的精心护理后变成宝马级巴士,再转手给其他司机,而能者多劳的刘少炎却总是开着旧车。对此,刘少炎依旧泰然一笑,“嘿嘿,没关系啦。什么车我都爱,不管什么车交给我,我都能把它变成‘宝马’。”

 

司机老刘的乐与路

与刘少炎同期进入西站车队的司机,大多转型做行政工作或者光荣退伍了,爱开大巴的老刘依旧守着他心爱的驾驶室。“暑运”与“春运”高负荷的工作考验着司机的技术与体能,和形形色色的乘客打交道也考验着司机的情商与修养。

有一回,刘少炎劝说一位女乘客投币而遭到对方的打骂。公司有规定,对待乘客需“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刘少炎只能在对方的厮打中打电话报警,同时还要维持车内秩序,确保其他乘客安全过客到来支援的巴士上,这才去派出所进行协调。

还有一次,大巴在南山医院进站时因前方有其他车辆而无法靠前停驶,站台前端的一位男乘客对此心生不满,跳上车就指着刘少炎破口大骂。无端挨顿臭骂,刘少炎心中的委屈可想而知,但考虑到其他乘客的安全与时间,他只能以忍让息事宁人,默默告诫自己:“可能他身体不舒服所以才找我发泄,算了,随他骂吧。”

为了照顾司机的身心健康,车队成立了情感活动室,为大家提供情感护理和心理疏导。作为车队中资历较久的司机“老刘”,刘少炎常以切身的感受跟年轻一辈分享交流,“不开心的事少想,多想想带给我们快乐的乘客,你就能原谅个别不讲理的人了。”

几年前,刘少炎清车时发现一部价值两万的摄像机。乘客取回摄像机时再三感谢他的拾金不昧,此后遇到胡搅蛮缠的乘客时,刘少炎便会想起丢摄像机的乘客真诚的眼神和欣喜的笑容,心里便觉得不那么委屈了。“还有春运期间,许多乘客刷卡时都会跟我拜年‘师傅,新年好’”,刘少炎笑容满面地说,“还是有很多乘客非常理解我们的工作,他们的肯定,就是对我们工作最好的回报。”

 

我喜欢在深圳开巴士

工作的关系,刘少炎十几年没好好陪家人过过一个春节,妻儿老小对此多少有些抱怨。家里亲戚也多次劝他“喜欢开车你可以回湘潭继续开你的大巴呀”,可刘少炎却说,“我喜欢在深圳开巴士。”

因为,深圳的巴士遵规守礼,按道行驶。

因为,深圳处理交通事故时责任明确,是非分明。

尤其因为,西站车队需要他,他也离不开车队。

和春运相比,暑运的客流量更大而且周期更长,乘客年龄又偏幼龄化,因此更不容怠慢。去年暑假,刘少炎的大舅哥到深圳旅游,正赶上队里司机紧缺,刘少炎日日当值,根本抽不出时间陪家人。大舅哥来了一周,自己四处转了转,又默默地走了。刘少炎对此心存愧疚,但他说,“没办法,我是个司机,我首先要考虑车队的任务。先要把工作完成,我才能顾全家里的事。”

刘少炎凡事以工作为重,13年来,始终保持着无迟到无早退无请假的全勤记录。

 

后记——

说到今后是否继续跑春运,刘少炎斩钉截铁地表示,“跑。当然要继续跑。我不打算回去了。就在深圳开大巴,就在巴士集团干到老。”

采访接近尾声,又一拔刚下火车的返潮乘客涌进巴士站台。书记唐植林和班长徐冰协助场站管理员,奋力将乘客的行李从缝隙中塞进去,再帮助一名挤不上车的乘客从身后将他推上车。唐植林书记向我介绍,“这些都是临客。除了固线路,还有专线送乘客去龙华,梅林关,南头检查站。从初四晚上开始加了7趟车,每天17趟,元宵节后还有返流。我们的主要任务是配合火车站,通宵接送。春节前15天,节后25天,有时还要延长。节前巴士集团有4个义工每天维持秩序,初八开始还将有义工陆续到岗,确保每个乘客都能平安回家。”

这时,刘师傅探头张望群情汹涌的候车队伍,颇为心焦地问笔者,“你们好了吗?如果完事了,我要去跑车咯!”

 

所属类别: 最美公交人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